提起冰岛,自然让人联想起冷冽的空气、灰色的石墙与皎洁的冬雪,活蹦乱跳的 Björk,古灵精怪的 Múm,或催人热泪的Sigur Rós。

提起冰岛,彷佛是梦的原乡,北海精灵的屯居地,与世隔绝的乌托邦。这座人口不过区区三十万的蕞尔小岛,过往数年却不断呈现给世人崭新的音乐奇观。而现年二十八岁的 Ólafur Arnalds,就是雕刻在这片抒情竹简上,最新的一颗璀璨惊叹号。

——摘自台湾资深摇滚乐迷陈德政博客:音速青春

2004 年, Ólafur Arnalds 还是冰岛的一名重金属乐队鼓手,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得幸在“金属核之王”德国重金属乐队 Heaven Shall Burn (焚烧天堂)面前演奏前卫摇滚,惊艳的表现让他获得为 Heaven Shall Burn 新专辑创作片头片尾曲的机会。

只有钢琴和和弦,这就是 Ólafur 的第一个古典作品。专辑大卖,紧接着 Ólafur Arnalds 也走上以古典风格创作音乐的道路。

20160831121704600

这个拥有湛蓝眼睛、腼腆笑容的大男孩,温柔细腻、有着敏感的内心和惊人的音乐天赋,他自述小时候因为呆而被欺负,中学时因为晚上一直写曲白天就睡觉,所以直到毕业成绩都是低空飞过。大学时,他潜心学习古典音乐创作,如今 Ólafur 用自己的方式将古典与流行并融,把室内弦乐、钢琴与散漫的电音融合在一起。他做音乐的目的单纯又远大:

“古典乐对于那些一生从未学习过音乐的人而言,几乎无从入耳。我想用我的古典乐根基,去影响那些从未尝试此类音乐的人们,去接近人们的心。”

第一张专辑《Eulogy for Evolution》(变之哀悼)

1280x1280

2007 年 Ólafur Arnalds 发布首张专辑《Eulogy for Evolution》,专辑中每首歌的名称都是四个数字,仿佛神秘的代号。当钢琴弹奏,和弦拉起,你会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他的故事中。

眼前、心里、似乎有个故事,身体仿佛被包裹在茧里,或是沉睡,或是昏迷,钢琴声起的刹那,回忆出现,一幕一幕,寒风吹起,内心叹息着不愿醒来只想留在这里。但是梦醒了。寒风依然呼呼地吹着,木柴噼噼啪啪地烧着,起身裹上衣服走到室外,风吹得更猛却又慢慢平静。这时黎明。突然,世界有了光,从丝丝缕缕到一大片地涌进你的视角,你迎向阳光走着,慢慢地跑了起来,眼泪不知从什么时候出现,从无声到大哭,你不顾形象、不顾一起地跑着,想着曾经的一切,放不下的一切。慢慢地累了,但依然不愿停下,拖着腿往前走……

巡演

第二张专辑《Found Songs》(遗落之曲)

《Found Songs》专辑封面

09 年 4 月,Ólafur 想到一个有趣的企划《Found Songs》:将一些失而复得的音乐片段和“极具挑战但非常有趣”的一些想法,整理成章。每天录制一首歌,并在网站上公开下载,期间还邀请网友给每首歌进行插画创作,连续七天,最终集合成专辑《Found Songs》。 有趣的是其中一首曲子本来是作为浴缸广告的插曲,但是那家公司认为“不够蠢”所以曲子落选了。但是 Ólafur 很喜欢它,所以放在Youtube 上分享,后来这首歌成为整张专辑最受欢迎的曲子。这首曲子名字叫《Ljósið》(光)。

专辑前六首是纠缠的绝望,是孤独地漂泊,是湖底沉溺,是雾中迷失,是麻木地走,是断壁残垣。 听完也许你会哭,会沉默,会蜷缩着身子,闭上眼睛。但是,第七首是《光》:温暖治愈,是平静生活,是眺望远方后的微笑。爱着之前的悲伤,更爱最后是希望。

巡演

第三张专辑《Living Room Songs》

《Living Room Songs》专辑封面

《Living Room Songs》是《Found Songs》的延续,同样是一天一首连续七天,但是这次多了现场的影像,歌迷可以看到这些演奏录制的现场。

影像中讲述了录制过程中发生的趣事和感受,比如新专第一首《Fyrsta》是搬家后写的第一首歌,比如屋外车经过时产生噪音导致需要不停地重录,比如《Near Light》录制时妈妈和妹妹的参与,比如《Tomorrow's Song》带着巡演的记忆,比如《Lag Eyrir Ömmu》是写给逝去的奶奶,比如因为找不到第二小提琴而抓狂和奔波,比如最后十四人的庆功宴……

第一首“Fyrsta”的影像

第一首“Fyrsta”的影像

“Near Light”的录制影像,左一是妹妹,左二是妈妈

《Near Light》的录制影像,左一是妹妹,左二是妈妈

第四张专辑《...And They Have Escaped The Weight Of Darkness》(最后他们逃离了黑暗)

《...And They Have Escaped The Weight Of Darkness》专辑封面
《...And They Have Escaped The Weight Of Darkness》一张充满治愈的专辑,专辑封面描述的是日食,黑暗总会过去,光明总会到来。专辑的每一首歌都像是疗伤圣品。人行走在黑暗中,会孤独,会彷徨,会犹豫,会悲伤,但是黑暗不是永久,之后会有光明。尽管音乐没有歌词,但是歌名却已很美好。

Þú ert sólin 你是太阳/Þú ert jörðin 你是大地/ Tunglið 月亮/Loftið verður skyndilega kalt 空气突然变冷了/Kjurrt 安静点/Gleypa okkur 我们要被吞没/Hægt, kemur ljósið 慢点 光来了/Undan hulu Ahead of the veil 掀起面纱前/Þau hafa sloppið undanþunga myrkursins 他们已逃离黑暗之重......

第五张专辑《Island Songs》(环岛之曲)

《Island Songs》专辑封面
2016 年,依然是一架钢琴,三把小提琴,一把大提琴。不再是家里蹲的创作,而是七个星期,到冰岛七个不同的地方,创作七首新的作品。每到一个地方,Ólafur 都会和一些当地的艺术家们合作。有吟诗老人,音乐老师和风琴演奏者,合唱团,指挥家和作曲家,号手老人,歌手和词曲作家,不同方式地参与,一同描绘冰岛的气息。最后一首歌,《Doria》他回到他的家乡 Reykjavík,回到灵感开始的地方,为他的缪斯们演奏一场。

最后一周在Reykjavík的现场

最后一周在Reykjavík 的现场

最后一首歌同时控制了三台钢琴

最后一首歌同时控制了三台钢琴

他会淘气地吐槽冰岛天气、吐槽编辑和混音工作,还会因为“看起来很酷”而假装看书.....他会分享旅行趣事,会和钢琴搬运工幽默对话,也会和粉丝玩游戏让他们猜他能同时弹几架钢琴,而创作工作室成了他抓 pokemon 的健身房......

而谈到他的音乐,却能带人领味寒夜的冰冷寂寞,也体会雪地阳光的温暖。仿佛电影配乐,亦如人生梦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