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新打开微信应用,总是伴随着这样的启动画面:一个人站在那儿,面前是巨大的、发亮的蓝色星球,而这颗蓝色星球就是地球。殊不知,这张漂亮的地球照片有个很可爱的名字——蓝色弹珠(The Blue Marble)。

左为微信启动画面,右为蓝色弹珠原图

左为微信启动画面,右为蓝色弹珠原图

蓝色弹珠被认为是目前为止流传最广的照片:

1972 年 12 月 7 日,阿波罗 17 号太空船正运行至距离地球 45,000 公里处,船上的队员拍下了这张照片。它是第一张能清晰排到地球发亮一面的照片,并且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人在这样的距离拍摄到这样包含整个地球的照片。

蓝色弹珠具体是由哪位船员拍摄的,我们已无从得知,但可以确认的是,拍摄器材是瑞典的国宝之一——哈苏(Hasselblad)相机。是的,就是那个很贵很贵、常常是顶级摄影师才用的哈苏相机。也正是那时候美国的人类登月计划,让哈苏相机一举成名,因为几乎整个计划任务中所拍摄的照片都是出自改良过的哈苏相机!

2

播个小插曲,在登月计划快结束的时候,为了采集月球上的岩石样本并带回地球,有 12 台哈苏相机因船舱限重而就被留在了月球。每每想到那孤独的 12 台哈苏,就觉得好可惜!不过这样一来,也给哈苏相机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

哈苏,从商品贸易到相机制造

说到哈苏相机的历史,一般都会从维克多·哈苏(Victor Hasselblad)说起:

二战时期瑞典军方捡到了德国一部用于军事侦察的相机,于是找来了维克多·哈苏,希望他可以做出航空侦察用的相机。就这样,1941 年哈苏创建了 Victor Hasselblad AB 公司,做出了第一台航空相机--HK7 型,并在 1941 年到 1945 年间持续为瑞典空军和陆军生产军用相机。到了 1948 年,哈苏首台中画幅单镜头反光相机 1600F 诞生,标志着哈苏相机开始进入一般摄影领域,从此,在中画幅相机的发展中哈苏逐渐奠定了自己王者的地位。

HK-7-bw

第一台相机 Hasselblad HK-7

Camera_Hasselblad_1600F_Kodak_Ektar_2_8_80_ser01

首台中画幅单镜头反光相机 哈苏 1600F

不过当说到哈苏而不是哈苏相机的时候,我们可以把历史再往前翻一点。毕竟没有最初做贸易的哈苏,或许就没有后来做相机的哈苏了,尤其是与柯达的合作,为哈苏日后在相机业的发展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回溯到 1841 年,在瑞典西部的城市哥德堡,一家叫 F.W. Hasselblad & Co 的贸易商店开张,销售各种杂货,也包括服饰和绘画材料。出于个人对摄影的爱好,哈苏贸易公司创始人之子 Arvid Victor 开设了摄影部门,本没打算以此业务赚大钱的他,却在命运的安排下于英国度蜜月期间遇见了 George Eastman(柯达公司创始人)。

随后不久 George 成立了柯达公司,Arvid Victor 就和 George 就自然而然地结为生意伙伴,哈苏公司从 1888 年开始进口柯达的产品,并成为柯达在瑞典的唯一经销商。据悉,Arvid Victor 和 George 在达成合作协议过程中并未签下任何文件,只是握手了!这样的握手协议让双方合作持续了近 80 年,如此地直接、坦然、浪漫。

哈苏与 Rollei 的君子协议

除了握手交易,在哈苏的历史中,还有一个君子协议亦值得赞叹。这回协议的主角还是创建哈苏相机的 Victor 。

Victor Hasselblad,哈苏相机的创始人

Victor Hasselblad,哈苏相机的创始人

在 1955 年,Victor 代表哈苏邀请当时德国知名双镜反光相机制造商 Rollei 的老板 Reinhold Heidecke 来哈苏工厂参观,两个同样对摄影和相机有着无比热爱的同行相会,切磋之余更多的是惺惺相惜,双方在之后的言谈中分别给了彼此承诺:Victor 表示哈苏不会进入双反相机(TLR)市场,Reinhold 亦表示 Rollei 不会推出中画幅单反相机 (medium-format SLR)。

直到 1960 年 Reinhold 去世,该口头协议才结束。虽然 Rollei 后来于 1966 年推出了中画幅单反相机,但最佳的黄金时机已过,哈苏无疑已成为该领域的领先者。即便如此,『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让这两家企业有了更大的魅力,无关产品好坏,无关企业体量,是一种文明精神的体现。

如今,哈苏相机不是用一流、出色就能概括的品牌,在相机的发展历程上,它早已成为经典。

大卫·鲍伊和格蕾丝·凯利等名人都曾爱用哈苏相机

大卫·鲍伊和格蕾丝·凯利等名人都曾爱用哈苏相机

安吉丽娜·朱莉用哈苏给自己拍肖像

安吉丽娜·朱莉用哈苏给自己拍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