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国内两位年轻演员的离世让人唏嘘不已,一位是身患胰腺癌的徐婷医治无效离世,想必年轻的她怀着对世界的无限眷恋;而另一位却是患有抑郁症的乔任梁,挣扎许久还是绝然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关于什么是抑郁症,芬兰的摄影师 Ville Kansanen 用镜头做了诠释,这位自学成才的风景和肖像摄影师,专注于“孤独的真实”。在他的作品《幽灵的队伍》中,Ville 探索了自己在抑郁中失去自我到完成重建最后康复的过程,作品简洁且忧郁,具有超现实主义意味,并获得 2015 年国际摄影艺术摄影师奖。

摄影师谈道,抑郁症会使人感到非常孤立无助,扭曲人的世界观,加剧很多的紧张关系。他表示自己的摄影作品都是抑郁症患者内心的真实写照,反映出人们在对抗抑郁症过程中的无助情感。

抑郁症患者的世界是灰色的,孤独的,无助的,游离的。

我曾经的一位室友是国外顶尖心理卫生医院的医师,而身边的一些朋友也有不少曾经是抑郁症病人,而我自己也曾在高压生活下濒临崩溃,现在居住在抑郁症发病率非常高的芬兰,而恰好国内对这个病的认识不多,存在很多误区,我们就来做一些补充。

一、抑郁症有诱因

工作压力、突发应激事件、亲人离世等等都可以成为抑郁症发病的诱因,癌症病人同时治疗抑郁症的病例非常多。我们应该区分抑郁情绪和抑郁症的不同,抑郁情绪的存在十分普遍,心情低落不一定就是抑郁症。在芬兰,漫长寒冷的冬季,终日不见太阳也可以成为导致发病的诱因,加上芬兰人特立独行,不善言辞,所以患病比率非常高。

Ville Kansanen 的摄影作品

二、抑郁症是患者失去了“快乐”的精神调节机制,不是单纯的“心”病

简单地说,就是快乐激素失去平衡,患者的血清素、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等神经递失失调,而不是很多人所认识的“心眼小,看不开”。所以应该及时去心理精神科诊治。

五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是针对这一点进行调整的、非常有效的抗抑郁药物,药物治疗、辅以运动和心理辅导三管齐下,可以达到不错的效果。原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北京区首席执行官毛大庆就说跑步治好了他的抑郁症。运动使人大脑中产生两个物质,叫做“多巴胺”和“内肽啡”。这两个物质可是人类快乐的源泉。

Ville Kansanen 的摄影作品

Ville Kansanen 的摄影作品(图片来源:villekansanen.com

三、抑郁症和焦虑症是一对孪生姐妹

在高速运转的生活节奏下,繁重的工作和就业压力,每个人都会感到焦虑,适度焦虑有助于我们解决问题,比如提高学习效率,更有效地应对问题,重视困境,提防疏漏。但是长时间焦虑会使身体处于应激状况,就会使人有崩溃感。

焦虑症可与抑郁症合并存在,经调查显示,约有 33%-95% 的抑郁症患者同时合并焦虑症状。在诊断中,有一个“抑郁症优先诊断”的原则,即既有抑郁症症状又有焦虑症状时,不论其焦虑症状多重,都应当诊断为抑郁症。这项原则是众多精神科专家多年经验的总结,已经成为国际标准。所以预防抑郁症首先要放松心情,放慢生活节奏,预防过度焦虑。

isolation

四、放低对自己的要求,不苛责自己

这个社会对人的要求太高了,我们可能达不到,但是我们可以适当调整自己对自己的期望。女神王菲曾经在春晚的表演中搞得有点砸,但她过后发微博说,爱咋地咋地!低迷时宽慰自己,善待自己,懂得欣赏自己,即使身处逆境。每个人都有“搞砸”的时候,成长总要付出代价。

unfolding

五、关于亲人的陪伴

一般来说,抑郁症病人的挫败感都很强,而且倍感孤独,不愿社交。亲属应该少说些责备的话,给予更多的安全感。而且,家庭成员应该放低对病患的种种要求。一位朋友身居要职,工作压力非常大,患了抑郁症,主治医生要求见见家长,结果一见到她的妈妈,就知道孩子的抑郁症从何而来了,妈妈生性要强,从小对她的要求非常高,一直以来她都活在永远达不到妈妈要求的苛责之中,很多很多家长可能都忽视了一点,一个人感知快乐的能力比成功的能力更重要。

世卫组织还做了一个如何与抑郁症病人相处的视频。希望每一位病人都得到温暖的关爱和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