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芙·扬松 1914 年出生于赫尔辛基一个瑞典裔家庭,父亲是雕塑家,母亲是插画家,当别的小女孩在玩布娃娃的时候,托芙·扬松已经在模仿着一旁的母亲用铅笔画画了。

十三四岁时,这位少女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画册,并开始为芬兰的讽刺漫画杂志《Garm》供稿。少女时代,她求学于斯德哥尔摩,后辗转在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等欧洲文明中心观摩学习,期间还举办了自己的第一次油画作品展。可以说,战争来临前,托芙·杨松都在通往艺术家的道路上阔步向前。

_73558479_5f677184-c3d6-47c9-9a94-38ff8a34e66f_%e5%89%af%e6%9c%ac

姆明的诞生

二战猝不及防的开始了,同时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托芙也不例外。艰难时势下,托芙回到了首都赫尔辛基,很多艺术创作都不得不停顿,在那个时候她萌生了这样的想法:写一篇类似童话的东西

托芙从之前所画的卡通形象中找到了这个故事的主角,这便是最开始的姆明形象。跟后来的姆明有些不同,我们从姆明系列的首部作品《姆明与大洪水》中可以看出区别:最初的姆明没有招牌式的大鼻子,姆明妈妈也没有围上她经典的围裙

《姆明与大洪水》封面

姆明系列的寻觅之旅

从姆明妈妈带着姆明寻找一块舒适温暖的地方建房子开始,这个创作时间长达 25 年的系列故事一直陪伴着托芙。

第一本书写于 1939 年冬天,中途经历搁笔直到 1945 年最终完成,托芙为故事画了插图配了封面。紧接着第二年,“姆明系列”第二部《姆明谷的彗星》出版。其实这里面的“洪水”和“彗星”,都是战争的某种影射。书籍出版后反响不大,但这并未影响托芙的创作热情,1948 年,姆明系列第三部《魔法师的帽子》问世。

书中魔法师的帽子能根据不同物件或人变化成不同的东西,很显然,这个故事的设定马上吸引了孩子们的眼光。

《魔法师的帽子》在芬兰大火,并被英国图书出版人查尔斯·萨顿慧眼识珠,查尔斯邀请托芙在在当时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伦敦晚报》上连载姆明系列的卡通漫画,随即取得巨大成功。姆明漫画在最鼎盛的时期,曾被世界上 40 多家报刊转载,翻译成 20 多种语言,风靡全世界。

这些动态十足的黑白插画,构思巧妙,富有幽默感,看着总让人会心一笑。

而她的彩色插图有着版画的视觉效果,线条和色块都简明流畅,用色不多——红色、蓝色、淡紫色,有巧妙的留白,且以黑线勾勒轮廓,视觉冲击力很强,但又让人看得舒服。

姆咪那句“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种点土豆,做几个美梦”道出了“姆咪谷”系列故事“真诚、善良、和谐相处”的内核。

之后托芙又出版了姆明系列:《姆明爸爸回忆录》、《姆明谷的疯狂夏日》、《姆明谷的冬天》、《姆明谷的伙伴们》、《姆明爸爸的海上探险记》,1970 年出版终结本《十一月的姆明谷》,而在 1966 年, 托芙就被授予国际安徒生奖。

故事里折射着生活的影子

托芙总是将生活中的故事写入姆明的童话里,你可以从中读到人生的万般滋味。

像在第三部《魔法师的帽子》中出现的 Thingumy 和 Bob,他们手提袋里装着世界上最大最美的红宝石,这块宝石总是带来危险,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舍弃。其实这块宝石象征着一段秘密的爱情,托芙与当时已婚的薇薇卡(Vivicka Bandler),那时同性恋是违法的。

右下方橙色头发的两小家伙就是 Thingumy 和 Bob

而在 1957 年《姆明谷的冬天》里也出现了一个新人物——Too-Ticky。这个人物的原型是当年托芙遇到的爱人杜丽吉(Tuulikki),杜丽吉也是一位艺术家,俩人从此相伴终身。

《姆明谷的冬天》封面,坐在桥上穿红色条纹衣服的便是 Too-Ticky

托芙与杜丽吉

而姆明漫画故事中有一篇叫做《姆明和金尾巴》,内容核心反映的无疑是托芙本人对“成名”的体会、疑惑和批判。

这个故事讲姆明长出了一条稀罕的金色尾巴,因此大大出了名,随名气而来的是各种奇怪的追捧,姆明一家的生活也因此改变。开始姆明很得意很享受,后来心情慢慢改变,最后他终于决心剪掉金尾巴,生活也恢复了原样。在故事中,姆明妈妈说出了作者的心声:“记住,我更愿意看到你快乐而不是出名。”而总是很睿智的史力奇也提醒姆明:“要当心,名气是个危险的玩意。”

不止是姆明

五年的漫画连载,几乎耗掉了托芙全部的精力和时间,后来托芙的弟弟,同样是一位艺术家的拉斯·扬松,开始协助姐姐绘制姆明系列漫画。1961 年后,拉斯开始独立绘制姆明系列漫画。后来姆明系列在国际上的传播发展都得力于拉斯,这一点恐怕是被很多人所忽视的。

托芙与拉斯姐弟俩

而托芙给世人带来的不止有姆明。

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初,她还曾为 16 部文学作品绘制插图,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 1973 年瑞典版的《霍比特人》及 1966 年《爱丽丝梦游奇境》的插画,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领略到托芙作为插图作者表现出来的才华。

《霍比特人》插图

《爱丽丝梦游奇境》这部童话有许多版本的插图,画风大多细腻甜美,说托芙的这一版是其中之“奇葩”也不为过。别人画的爱丽丝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甜美小姑娘,托芙的爱丽丝则带着一股冷冰冰的傲气。就因为它冷峻、简洁、奇特的气质,这朵“奇葩”成为了插图经典。

一个能写故事的画家

在当时,欧洲人视油画为最正宗最传统的艺术,四十年代托芙也完成不少油画,其中广为人知的是为赫尔辛基市政大厅画的大型壁画:

另外在二战中创作的名为 Family 的油画作品也非常出色。

托芙和她的自画像

当托芙结束了姆明系列的创作,想将主要精力重新投入到油画创作上时,却遇到了挫折。

托芙的油画风格注重色彩、光影和构图,可以归类于印象派,而从一些人物肖像可以归类为表现主义的风格。她的油画风格并不古典,而当时的芬兰以至整个西方的艺术世界的潮流已经走远,进入到抽象主义的世代,托芙与这股潮流有些格格不入。另一方面,由于托芙借助姆明系列获得的巨大成功也招来了艺术界的嫉妒和某种敌意。

Still Life (静物)

View from a Balcony(阳台)

眼看人生最初也是最大的抱负无法实现,无疑是一种沉重的打击,但托芙不动声色地选择继续画画同时继续写作,向着文学的新领域迈进。1972 年出版的《The Summer Book(夏日书)》被誉为斯堪的纳维亚文学的经典之作。此外,托芙还写了多部文学作品,包括很多散文和小说。

小说的封面为伴侣杜丽吉工作时的场景

2001 年,托芙·扬松年于赫尔辛基逝世。她是一位给无数人带来欢乐和思考的作家,是芬兰至今最负盛名和最受人喜爱的艺术家之一。2014 年芬兰政府为纪念托芙·扬松诞辰 100 周年发行了纪念邮票,以赞颂她为芬兰带来的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