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里尔·贾兹贝克(Ciril Jazbec)照片中的北极风光摄人心魄,但对他来说,日常生活因为气温和海平面不断上升而受到影响的人们更有吸引力。“我感兴趣的是人。”他说,“气候变化只不过是一种背景。”但如果它出现在眼前,他也会关注。

gelinglandao-1

为了他的最新项目“格陵兰”,贾兹贝克来到了格陵兰岛北部一个偏远的小村落。这个村子仅有 250 名居民,有着一群这个时代罕见的以狩猎维系生计的猎人,并以此而闻名。这类猎人的数量正在迅速减少。气温上升意味着海豹捕猎季的缩短和冰层的变薄。乘坐狗拉的雪橇穿越这片土地可能很难,甚至有可能致人丧命。

gelinglandao-2

“10 年后,这个村子可能会比现在小的多。”他说。贾兹贝克不愿拍摄那些体现异域风情、但可能落入俗套的照片,而是专注于拍摄那些情感流露的场景。他的目的是记录生活的原貌,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生死无常的村落。

gelinglandao-3

gelinglandao-4

要是能用魔法抵达格陵兰就好了。他共乘坐了三次航班、一架直升机,以及四个小时的雪橇才抵达了这个村子。一开始,贾兹贝克打算关注 10 个家庭,知道他遇见了 70 岁的乌纳托克·勒夫斯特伦。勒夫斯特伦是一个性格坚强的和善男子,村民都称他是“格陵兰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他也来自最后一群以打猎为生的传统猎人。勒夫斯特伦身上的这种纯粹感吸引了贾兹贝克。勒夫斯特伦几年前曾拒绝成为一个美国维生狩猎纪录片的主角,因为他觉得这会占去他享受生活的时间。

gelinglandao-5

贾兹贝克在勒夫斯特伦家住了两个星期,这很有挑战性,因为他不懂格陵兰语。他主要通过肢体语言交流。他只会说“干杯”这个词,而这个词他一天要说上 50 遍。贾兹贝克每天早晨都会早起,与勒夫斯特伦一起巡视村落,或者坐在勒夫斯特伦自制的、由六到十只狗拉着的木质雪橇去捕杀海豹。勒夫斯特伦曾参加过狗拉雪橇比赛,以前经常走 10 几个小时的路程,到村落之外的地方打猎,但他最近更多地依靠冰钓。

gelinglandao-6

4 月份的时候,格陵兰岛上的冰层非常薄,像勒夫斯特伦这样的猎人以前从未遇到过这个问题。这里的冬天通常会持续 10 个月,而不是 8 个月。而现在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气温从平均零下 30 至 40 华氏度跳升至零下 15 至 25 华氏度。

gelinglandao-7

gelinglandao-8

薄冰非常危险。贾兹贝克称,猎人开始掉入冰窟,可能会在漫长的行程中丧失,但这只是很少有村民靠狩猎为生的原因之一。其他影响因素包括,遍地开花的小商店开始提供曾经依靠捕猎才能获得的商品,而年轻一代对维生狩猎文化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他们渴望寻找更大的城镇和正常的工作。

gelinglandao-9

gelinglandao-10

“并不是每个村民都认为气候变化非常糟糕,”贾兹贝克说。“传统生活与现代生活并存是非常有趣的事情。”甚至连勒夫斯特伦现在都经常到附近的商店购物,尽管他仍然靠捕猎获得肉类。

gelinglandao-11

除了拍摄冰雪皑皑的村落、房屋内部、晾衣绳和 500 只提供重要交通工具的格陵兰犬,贾兹贝克还展现了日常生活的转变。一张照片显示,勒夫斯特伦在看电视,他的儿子给他买了一台大屏平板电视,一共能收到三个频道。“看着他看电视,感觉很怪诞。”贾兹贝克说。“他坐在沙发上,但窗外就是奇妙的景色。”

gelinglandao-12

在贾兹贝克最喜欢的照片中,身穿熊皮裤子抵御寒风的勒夫斯特伦躺在冰层上,通过自己刚刚挖好的冰洞钓鱼,而雪橇比赛留下的旧伤让他非常痛苦。“有时候你知道面前有着非常神奇的东西,这就是那样的时刻。”贾兹贝克说。“他表情看起来像是快要死了,但他那会只是非常疼,他的心充满活力和坚强意志。”

gelinglandao-13

gelinglandao-14

“即便有人允许摄影师跟他们一起生活,你还是很难真正接近他们。”他提到自己与勒夫斯特伦的关系及对故地重游和扩展已完成工作的渴望时说。“获得信任非常不易,因为,这对我来说非常特别。”

gelinglandao-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