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声不足以宣泄肿胀的情感时,乐器就诞生了。玩的人玩的乐器多了,风格也就被分割出来了。很多音乐都非常小众,但从不缺一些死忠,尤其是后摇(post rock)。在这个无法准确定义的音乐领域,来自冰岛的 Sigur Rós 向人们发出了属于他们,也属于冰岛的声音。

Sigur Rós 是冰岛常见的女孩名字,意思是“胜利的玫瑰”。这只乐队是公认的后摇四皇之一,以独创的音乐演绎和冷峻的灵气唱腔闻名。2006 年,结束国际巡演的 Sigur Rós 决定在家乡冰岛的小镇举办一系列的免费演出,而这些演出的主题就是 Heima——带音乐回家。

heima-2

这部音乐纪录片按照 Sigur Rós 巡演的地点作为时间轴,除了演出的实时记录之外,也加入了那个地方的美丽景色以及人们对于这个地方、这种音乐的真实观感。“突然之间,我们就有了唱片公司,有了出版商,有了钱。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让我们有点不安,我们好像越来越不像是在做音乐了。这次的音乐之旅,可以说就是我们某种程度上的 give back & go home。”

heima-3

heima-4

欧拉夫斯维克、伊萨菲尔德、塞拉达勒、奥斯纳达勒、迪欧帕维克、卡兰尤卡尔、赛第斯费约德、雷克雅未克……一个个知名不知名的地点开始在 Sigur Rós 的音乐中铺叠开来。乡村教堂、小镇表演厅、废弃渔港工厂、新建的大坝、无人小镇、山坡上、海滩边、迷雾中……这些或原始或现代的风景都被音符编织成最有家乡意味的冰岛气息。

heima-5

heima-6

heima-7

影片中展现了 Sigur Rós 很多关于音乐创作的故事。用石片做马林巴琴,用大提琴琴弓拉吉他,用打蛋器敲架子鼓——Sigur Rós 在器乐演奏上完全不缺灵感,他们的音乐里很多云雾弥漫般的怪音就是来源于这些匪夷所思的器乐探索。我想这些声音很大可能是不好听的,但绝对会是最能传达感情的。

heima-8

而观察整部影片也可以更深地了解 Sigur Rós 这支乐队。长得像谢耳朵、瞎了一只眼还是个 gay 的主唱 Jonsi,唯一一个英语说得比较能听懂的贝斯手 Georg,络腮胡子比脸更有吸引力的键盘手 Kjartan,长得很像西部电影里的变态男的鼓手 Orri。当他们只是聚在一起时,根本不用言语,随心即兴的合奏之后就是又一首新的 Sigur Rós。

heima-9

在影片的结尾,Jonsi 颇有趣味地说起一件事:在雷市的最后一场演出时,一个成员的奶奶也有过来,她嫌现场太挤太吵,当听说演出有转播时,便毫不犹豫地回家了。而在看电视时,变幻的灯光和特别的音效让老太太以为电视机坏了,就把电视关了。Jonsi 觉得很高兴,人和人之间的疏离感似乎因为这场音乐会被弥补了。

heima-10

从 97 年的 Von,到 06 年的 Heima,Sigur Rós 看过了外面很多的世界,也背负起超过预期的辉煌。而经历了这 10 年的时间,Sigur Rós 想要的却是让世界忘了自己,让自己回归音乐。听风的歌,那是我最原始的音乐启蒙,也是我最向往的音乐信仰。

heima-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