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谈一谈一个在挪威的冬天不能回避的问题:取暖。

我是东北人,寒冬虽冷,但童年记忆中总有暖烘烘的火炕,烧水的煤炉子,烫人的暖气,后来的中央供暖自不用说了。而这里,没有!我家的房子是比较老了,但之前我在英国生活过 12 年。英国的建筑一般也很古老,但情况却与挪威不尽相同。英国从 70 年代开始中央供暖系统就开始逐渐取代电炉子,80 年代就已经普及了。而现在我家只有 5 个火炉!烧劈柴的火炉!

为什么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的国家还算是发达国家?说好的最高幸福生活指数呢?现代化的取暖设备在挪威是存在的,但目前五户人家里还有一家在烧劈柴,并且仍有 80% 的住家表示愿意烧柴火。

老公弟弟家的火炉

在挪威不是所有的火炉都是传统意义上的铁皮火炉。的确很多家庭保留下来并仍在使用百年来老祖宗一直在用的古董火炉,但当全世界都在研究更新空调和中央供暖设备的时候,挪威走在另外一条路上:用现代化科技更新传统火炉。

室内的现代火炉

比如挪威烧木材火炉的领导品牌 Jøtul,在奥斯陆还不是首都的时候就存在,并专心做火炉做了 160 年。现代火炉核心是高质量的铁外壳在经过打磨和去氧化后,附上有光滑质感,同时高效减缓热量流失的珐琅质,加上特殊材质的玻璃使人们可以看到跳跃燃烧着的火焰。所以现代的北欧火炉并不只有实用的取暖功能,很多也是家装的重要组成部分。

Nordpeis-著名挪威火炉品牌的广告图片

那么问题来了,去哪里找火炉的燃料——劈柴?

答案一:买。

超市,加油站,五金杂货店都有卖网兜装好的小型劈柴。这些木头一般从波罗的海沿岸国家(比如爱沙尼亚)进口,因为这样成本会比在挪威本土伐木成本低。买木材来烧的方式适用于天冷时偶尔需要些情调的小资,或不差钱的土豪。

答案二:自己砍。

适用于住在乡下,自己有树的人。我们是后者。这里面学问也不小。拥有 60% 森林覆盖率的挪威树木资源从来不是问题,因为个人取暖需要砍树,国家并没有硬性的规定,随时需要随时砍。但如果要大规模因商业用途伐木,规矩就比较多了。其中一项我觉得很实在:砍多少种多少。没有人投机取巧。挪威人也是明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的道理的。

劈柴堆

劈柴堆

自家伐树取木柴一般在冬天进行。因为冬天地上的雪使倒下的树不会沾上过多的土和泥沙,这样在切段的时候电锯的磨损消耗就不会那么大。这些活儿一般老百姓都不会请别人去做,因为劳动力的成本很高,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自己动手。这是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的。很多平日里坐办公室的白领,冬天也会穿上橙色的防护衣,带着电锯去林子里砍树!砍倒的树会按自己家炉子的大小被截成小段。

劈木头

到来年 4、5 月天气开始好转的时候,就是要对这些木材进行再处理的时候了。几乎所有的挪威乡下人家都有会劈木机。这个东西太重要了!它的作用是把小段的木材再劈成四小瓣柴火。半自动的劈木机价格大约 1 万到 1 万 5 人民币之间。操作方法很简单,全家人可以集体行动:老婆递木头,老公操作机器,小孩子将劈成小瓣的木材装到编织袋里,几个周末的时间就能准备好一到两个冬天所需要的柴火。装到编织袋里的柴火盖上挡雨布,经过一夏天的晾晒干燥,柴火到冬天就可以使用了。

柴火被装在塑料网里在外面晾晒

砍劈柴这事儿对挪威人来说有多重要,当你知道一本关于怎样劈柴,摆放木头,晒木头的书在挪威成了几乎人手一册的宝典,就应该能了解了!这本由伐木专家 Lars Mytting 写的小书目前已经被翻译成了 10 种语言,在英国和美国的亚马孙上也是大卖。

Print

畅销劈柴书的作者Lars Mytting

畅销劈柴书的作者 Lars Mytting

不仅关于劈柴的书大卖,之前 Lars Mytting 在周五电视黄金档里也开始播放专门关于砍劈柴的节目。节目内容是和在林子里砍树的普通人和专家们聊天,然后在火炉前坐 8 个小时继续聊天。这样神到无剧情的节目在挪威竟然大受欢迎,制片人说在节目第一集正在播出的时候,他们的电话就被打爆了,绝大多数人都在说对节目里播出的木材晾晒摆放的方法不满意。“50% 的人认为树皮应该朝上放,50% 的人认为树皮应该朝下放 “。制片人感叹说,在这个国家里唯一能让人们起纷争的估计只有准备柴火时树皮的摆放方向了。

引用挪威劈柴书中的一句话,让我们都窥探一下这个北欧民族重要文化的一部分:

“爱? 这些强壮的、沉默的男人,更愿意用炉中燃烧的火来向你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