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悬海外的领土,极端变换的气候,独特古老的语言,浓厚深沉的历史,造就了冰岛形成独特的文化,它的神秘与独特又是多少文学者所向往的远方,全球无数文人移居这里,在古老的历史中,在辽阔的大地上,去寻找创作的缪斯女神。

e12-980488

古老吟唱  源远流长

冰岛语是最古老的北欧语言,在中古世纪为挪威、瑞典、丹麦等国所通用,属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的北日耳曼语支。后来瑞典、丹麦、挪威这三个北欧国家渐渐地皆把语言简化了,只有冰岛仍然用着艰深的古文。

由于冰岛本土人倡导“纯语主义”,它没有表达现代思想和发明的国际词汇,冰岛人编造自己纯粹的冰岛语词,尽可能地避免使用国际词汇,词汇很少受外来语的影响,现代冰岛人仍能很容易阅读 1000 年前写的古冰岛语史诗,可见冰岛语真成了古代北欧语的活化石。

古冰岛语之所以能够比较好的保存至今,除与冰岛的孤立岛国地理和冰岛人为保护纯种语言的努力有关之外,还有一重要因素是用冰岛语写作的 Saga 及 Edda 等记叙冰岛和北欧历史和神话传说,在冰岛始终广为流传,成为冰岛语文的典范。

Möðruvallabók_f13r

 冰岛悠久的文化传统——萨迦( Saga ),意思是“传说”,是冰岛文化的瑰宝,在世界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源于希伯莱文字,其创作于 13、14 世纪左右,冰岛的萨迦文学主要纪录了冰岛的英雄传奇,反映了冰岛的早期历史及社会形态,是描写英雄传奇类的故事的散文体叙事诗。

elves-vikings-and-norse-gods-in-iceland-3

流传至今的“萨迦”大致可分为“史传萨迦”和“神话萨迦”两大类。“史传萨迦”亦称“家族萨迦”,主要作品有《定居记》和《冰岛人萨迦》,大致记述了冰岛定居的名人的生平、成就及家世,和许多关于宗教、法律、习俗的有价值的资料;“神话萨迦”包括属于神话一类的古代英雄传说,有些则是根据原有的神话传说改编而成,如《沃尔松格传》,实际上是所有日耳曼人共同的精神财富。每个冰岛人都从小学习、传诵萨迦故事,这笔文化遗产贯穿了冰岛 10 多个世纪的发展,是冰岛文化的精髓,与冰岛人交谈,你会发现他们都以自己的国家能将故事传诵千年而自豪。

Dronning-ragnhilds-drom

文学之都   以书为伴

冰岛人对艺术和生活的热爱,都抹不掉萨迦的痕迹,他们热爱萨迦文学和故事中的英雄,他们没有古老城堡,没有历史遗迹,他们相信传说中英雄的存在,成为外界人的印象中爱讲故事的人。

而冰岛极端的极夜气候,漫漫长夜,人们很少外出,只能以书为伴,则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更能形成阅读的习惯,他们的平均阅读量位居全球前列,你也一定很惊讶,会见到他们在等待和休息中常常抽空在阅读,或者你扫描大街长椅上的二维码,就可以听到经典文学作品,而且冰岛人常把书作为生日、圣诞礼品赠送给亲友,他们除了拥有令人惊叹的美景之外,还有一个爱书的文学灵魂。

rdn_53ec13c202d42

从 1955 年冰岛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更激励冰岛人对写作及阅读的狂热。与孤悬于北大西洋正中的地理环境有别,冰岛文坛并不封闭,自 1985 年起,当地就会举办国际文学节,为世界文学做出贡献。

2011 年,为表彰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在保护和传播文学方面的杰出贡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该市“文学之都”称号。雷克雅未克更是梦想家和诗人生活的城市,每十个冰岛人中就有一人曾出版过书籍,雷克雅未克是全球作家密度最高的城市,冰岛有句谚语:每个人肚子里都有一本书。你走在街上,很难不碰到作者,或者在咖啡馆中听到这样的自我介绍“ Hello,I am a wri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