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中国人有身份证号一样,瑞典也有他们的人民提供唯一的编号:人口号。瑞典的公民和持有超过一年瑞典签证的居民都会获得一个 10 位数字组成的编号,前 6 位数字为你的出生年月日,后 4 位则是性别和校验码。

由于后 4 位带有性别及其他信息,使这 4 位数字的变化有限,不能达到最多的 9999 个,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同一天生的女性只能有 499 位,男性只能有 500 位,一旦超过了这个数字,有的人就没有人口号可用。

这套系统 1947 年起便启用,对当时的人口来说绰绰有余。所以当时的瑞典政府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会如此尴尬:有一部分生日的人口号还真的用完了

bigOri

瑞典税务局为了让每一个人都能领取到一个独一无二的号码,已经硬着头皮为 2561 人安排了“生日不对的人口号”。当然了,他们也诚恳地表示:

这些“错误的生日”和他们的正确生日接近,而且我们登记了他们的正确生日。我们已经在想办法了。

不过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新生儿身上,因为瑞典每一天的新生儿只有五百多位,远远没有到能把人口号用完的程度。面临人口号尴尬的人多是移民者,尤其是生在五六十年代的、生日是 1 月 1 日或 7 月 1 日的人们。

数十年前,很多地区的人口登记系统都尚不完善,很多人在出生时没有确切的人口登记纪录,补登记时只能记录为上半年的第一天或下半年的第一天,所以造成了系统内有无数 1 月 1 日或 7 月 1 日生日的人。由于同样的原因,来自阿富汗或伊朗的移民也有不少生日是在 3 月 21 日(波斯新年),导致瑞典这个日子的人口号也相当“紧俏”。

o-MEN

当 1 月 1 日的人口号用完,瑞典税务局会为你安排 1 月 2 日,如果这一天用完了,你就只能用 1 月 3 日……然而这并不是长远的解决办法,倘若一个月的人口号都用完了呢?而且,人们在瑞典生活,真实生日和人口号上的数字不一致会导致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从 2007 年开始,提出“人口号用完”的担忧以来,瑞典税务局一直在想办法,例如为人口号增加一位数字?但这样做需要的经济成本实在太大了。又或者区分是否在国内出生的人分别给予不同的人口号?这样又可能会引发社会问题。

那么,怎么样才能让大家都能分到一个唯一的 10 位数字人口号呢?有一个方法绝对可以:

忽略生日、忽略性别,给每个人一个随机数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