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托工作室对于已经在赫尔辛基居住了五年的我而言,也是个陌生的地方,甚至很多芬兰当地人也并未拜访过,但是毫无疑问地是,它是无数建筑迷朝拜之地。它并不在旅游景点聚集的市中心,甚至附近并没有任何标志性的建筑物。即便到达它附近的电车站也还要走上一段路程,稍稍不够细心,就会错过隐藏在花丛中的这栋白色的别墅。

Aalto_house-1

这栋白色的别墅没有任何标示,只有一个小小的告示牌贴在墙壁的侧面,告知来访者参观时间。在冬季,这里每天只开放下午的三个小时,夏季根据月份的不同,开放四到五个小时。由于不知道这幢房子是每个整点开放一次,我到达的时间距离下次开放足足提前了四十分钟,只好到街角的便利店度过一杯咖啡的时间。这一杯咖啡的时间,让我对以“在地球上建造天堂”为己任的大师阿尔托设计的自居的空间充满了期待,不知道阿尔托会为自己创造怎样的天堂,这看似平朴的房子里又藏着怎样的惊喜。

Aalto_house-2-阿尔托工作室正门

下午两点整,终于得以进入。握住那被磨的已经有丝发亮的门把手,久久不忍推开,好似这门把手是一个特别的标志牌,标志着我即将进入这位国宝级大师的居住空间。与同时代的大师柯布西耶等不同,阿尔托对于“居住”(dwelling)的理解是更加侧重在人与建筑之间的关系,侧重在人情味的诠释。阿尔托工作室的设计也如此。上下两层,将空间切割成办公区域和居住区域。楼下的办公区域更开阔,起居室、客厅、餐厅融为一体,开敞的大空间突出了空间的活跃度。相较而言,居住区域给我的感觉是空间结构更加紧密,更凸显家庭生活中,家庭成员间的亲密度。整体家具的搭配没有太过艳丽的色彩抑或是太过华丽的装饰,突出的只有简洁,且大量的使用了木、石、红砖、铜等暖色调自然性元素,营造出了温暖的氛围。整间工作室里的器具大部分由阿尔托夫妇设计,其中有著名的 artek 的椅子,阿尔托花瓶,阿尔托妻子设计的、现在也依然畅销的黑白相间的帘子,也有并未投入生产,只是阿尔托家自用的灯具和小置物柜。

Aalto_house-3

Aalto_house-4

Aalto_house-5-起居室

阿尔托夫妇用他们的情感、他们的爱、他们对生活的观察以及感悟营造出了这个既能够全心投入工作又能亲密生活的空间。办公区域外的花园更是闲庭信步,寻找灵感,感受自然味道的好去处。树木萦绕在周围,但却并不阻挡室内的阳光,空间的流动与开敞从室内延伸到了室外,花园与工作室在空间上毫无断裂感,且相映成辉。即使是不便待在室外的阴雨天,待在起居室里,坐在工作台前冥思设计图的精妙,抑或是坐在钢琴前轻弹一曲,只需抬眼一望,透过大大的窗子,自然的安宁与平和尽收眼底。这张画卷每分每秒都在变,只有工作室的主人能够体会到它不同的美丽。

Aalto_house-6

与此相应的是,楼上的自居空间内,也安排了一个观赏景色,听风看云的露台。相较于楼下花园的开阔,楼上平台上的小花园的特点是温馨。阿尔托花瓶形状的花坛里,种植着阿尔托夫妇喜爱的象征着纯洁的白色小雏菊,两把椅子,一杯茶,一本书抑或是一位知己,在这里便可得悠然一下午。

Aalto_house-8

整幢房子,我最爱的还是起居室里的天井。天井将室内与室外链接在一起,抬头就可看到自然的恩赐,可以不走出屋檐即可感受户外。站在更衣间里,透过天井,阳光明媚的时候,仰头就可以看到蓝天白云;阴雨绵绵的时候,抬起头就可以观看雨滴的形状,倾听雨滴打在玻璃上的声音;哪怕是大雪纷飞的日子,这也是赏雪的秘密基地。这是属于阿尔托夫妇的伊甸园,这是待在建筑物里,待在家里,也能够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角落。

Aalto_house-7

阿尔托曾写道:“芬兰的家应该有两张面孔。一张朝向外部,它与世界有着美学方向的关联;另一张朝向内部,体现在内部装饰上,强调室内的温暖,它是冬天的面庞。”阿尔托自己的工作室更是将这样的双面孔体现到了极致,正像它室内与室外的不同,工作空间与生活空间的不同。但是这样的双面孔却并未带来任何的违和感,只有认真细致的去感受,才能体会和赞叹这精妙的变化。

Aalto_house-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