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兰岛(Öland)是瑞典第二大岛,一个南北狭长、东西略窄的海岛,海岛大致形状与瑞典国土形状很相似。小岛位于波罗的海南部,与瑞典本土大陆隔卡尔玛海峡隔海相望。自 1972 年长达 6072 米的厄兰岛大桥建成通车后,厄兰岛就通过这条动脉之桥与瑞典大陆更加紧密联系地在一起。

image001

厄兰岛中北部的初春,海浪滔滔,海水湛蓝

厄兰岛大桥在建成后,一直到 1998 前年都是欧洲第一大桥。厄兰岛大桥大陆端起点在卡尔玛市,终点在厄兰岛的凡利亚斯塔德。桥上行车,一路桥面宽敞,四面皆为滔滔海浪,车行桥上,仿佛舟行海上。

image003

厄兰岛连结大陆与厄兰岛大桥,飞跃海面。最左侧的拱形可让船只自由通过

厄兰岛是一个年轻的岛屿,岛屿的地质构成以石灰石为主。从 1569 年到 1801 年,整个厄兰岛曾被指定为皇家狩猎公园,在此期间禁止伐木,岛上居民也不得在林中采集柴火。而如今,长度超过 140 公里的小岛上,南部零散的村庄里的居民基本以农业为主,北部居民也有部分以农业为生。但是很大一部分居民每日驾车跨过厄兰大桥在卡尔玛工作,过着居住在岛上、工作在大陆的现代跨海生活,与很多瑞典大中城市的生活并无多大差别。

image005

厄兰岛北部靠近瑞典大陆一侧的地形地貌,海岸上大片白色的石灰岩,与大海深邃的蓝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image007

厄兰岛北部有全岛唯一具有一定规模的小城博里霍尔姆,小城中心狭长的街道另一头,便是无边的大海

厄兰岛被称为斯莫兰的后花园,岛上居民不足三万人,是一个自然环境优美、岛屿型社会文化突出的一个地方。春夏秋冬,各个季节都有它各具特色的美。

夏季,这里油菜花盛开,森林茂密,各种大块大块的色彩互相交错,整个小岛仿佛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而在初春季节,岛上草木萧瑟,南部大片大片的平原上,或是大片黝黑的耕地,或是初露绿色的新芽,或是浅浅的沼泽;而岛的北部,则是或疏或密的森林、冷峻坚硬的岩石、盈盈浅浅的积水地标,和绵软细腻的沙滩世界。南部多平原,北部多山陵;南部植被稀少,北部则森林连绵。

在同一座岛上,却体验着两种不同的风格。或亲近或疏远,或别墅依依社区暖暖,或海岸辽阔海风猎猎,或平原苍茫廖无人烟。

南部大片的平原,平原之外是更广阔的大海和森林。日暮时分,空旷的原野有一种别样的苍凉之感

image011

厄兰岛接近岛屿的最南端,辉煌而苍茫的落日,几乎不见行人的狂野,有一种微微的凛冽与淡淡的孤独

在岛上的国道 136 与 137 绕行,村落稀少,人烟稀少,整个岛屿的地表随处可以见大片大片浅浅的积水,以及无数长长短短、高高矮矮、时有时无的石墙,更添一分苍凉与野性。

与斯德哥尔摩群岛中众多植被茂盛、错落隐藏着富有设计感的私人别墅的小岛的小巧与精致、优雅与出世不同,与瑞典西海岸斯莫根岛屿社区的紧凑与亲近也不同,厄兰岛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更加纯真与原始,同时又带着一点点不可触摸的野性。这种野性,只保留在地表与地形之间,也只显示在自然之间,让人不由得联想起原始刀耕火种时代,联想起彪悍的维京海盗时代。

在厄兰岛南部疾驰时,正好是傍晚时分,天气晴好,嫣红的落日染红半边天空与海岸。暮色微微,苍茫的平原偶尔只见几棵矮小孤独的树木,在两旁延伸开去,直接滑进海里,不甚清楚的界限,大海在左边,在右边,在前边,甚至在后边浩浩荡荡,高吟低唱。

不见民居,不见人迹,有点的微微的孤独,有点浅浅的恐惧,同时又有一种浓浓的期待与崇敬。

image013

厄兰岛南部,天苍苍野茫茫海蓝蓝,低矮的石墙穿过千年的时光,一如当年

猜想岛上的居民对石头,千百年来,一定有一种特殊的爱好与情感。在瑞典大陆上,很少能见到利用石头本身各种颜色和形状、不借助水泥等其他辅助材料堆砌的石墙。各种私家别墅,要么是开放式花园,要么是使用各种颜色和形状的木栅栏作为隔离或者示意范围,或者是种植一道树篱。

而在厄兰岛上,矮矮的,敦敦的,长长的石墙随处可见,即使是无人居住的地区。石,有时也标志生命,有时亦祭奠亡魂。岛上有很多古老的墓葬区域,而高高矮矮的石阵,便是其标志。

这种石阵,总是给人一种古老而神秘的错觉,仿佛在岛上的某个地方,隐藏着一个原始的小小部落,不知何时便会在石墙之后跳将出来,大喊:Hallå!那边走道的,可否留下你的买路钱?(胡说得远了,连山贼海盗的故事都编出来了。)

image017

厄兰岛南部,岛上很常见的墓地,圆形石阵在夕阳的光芒下,有种神秘之感,这是对亡魂的敬畏吗?

厄兰岛作为典型的农业社会,高峰期岛上曾经有约 2000 座磨坊,使用风力作为动力,也称风车,大多数建于 18 世纪末 19 世纪初期。随着时间流逝,大部分已经破落损毁,到 1954 年只有 437 座,目前岛上保留的风车数量相当于此。

目前,岛上个别的风车仍可使用,但是绝大部分只是作为景观和纪念保留下来,作为欧洲大陆农耕文明的标志之一,已经完成它们抚育生命的使命。

image021

厄兰岛北部的风车。猜想当年,邻舍相隔,节奏缓慢,一座风车,慢慢研磨着一个家庭的生活与历史

而现在,岛上被另外一种风车所占领,vindkraftverk,风力发电设备,三个叶片的白色大风车。或者独行侠一般擎天一柱,或者是三三两两群居,或者是气宇轩昂排成一列,这个现代清洁能源标志的风车在岛上一点也不显得突兀。这是岛上能源最重要的来源,是岛上生产和生活的驱动力,也是最适合厄兰岛的清洁能源。

在这个一年四季海风强劲的岛屿上,这呼呼转动的风车,已经成为岛屿的一部分,成为混合型社会的标志之一。

image023

厄兰岛北部的风力达电设备,可爱的,帅气的大风车,为这个古老而苍茫的岛屿,增添了一点视觉上的现代元素—尽管这里的生活方式已经现代化。

厄兰岛上也有几处比较著名的遗迹,比如位于岛上最南端建于 1653 年的卡尔五世古斯塔夫城墙,横跨厄兰岛南部,从海岸这一边一直到另一边。当初城墙建立的目的,是将农牧民的牲口挡在外面,而将王国的鹿群关在最南端的里面,以供皇家狩猎。

image027

另外一个遗迹,便是北部的博里霍尔姆皇宫。在 16 世纪瑞典与丹麦的战争中,皇宫被破坏,随后进行了修复工作,但是在与丹麦的几次战争中,修复工作没有最后完成。最终于 1806 年彻底毁于一场大火之中,并由此荒废。昔日的繁华与威严,只剩今天的断壁残垣。战争与历史都已远去,这一座破败皇宫,给这历史悠久的狭长岛屿,又增一分苍凉之意。

image031

博里霍尔姆皇宫断壁残垣诉曾见证过历史

厄兰岛北部地区,海岸壮丽辽阔,沙滩柔软细腻,在北部,用了更长的时间。常常是弃车而去,走入惊涛拍岸的海岸,走入蜿蜒绵长的沙滩,让海风乱吹,听涛声嘶吼,感觉在这游人尚未来临的料峭春寒之际,随时会被卷入大海,消失无踪。

image033

厄兰岛北部海岸,海风阵阵,海中偶尔有自在的天鹅,慢慢游过

image035

瑞典第二大岛厄兰岛(Öland)北部海岸,海风阵阵,海中偶尔有自在的天鹅,慢慢游过

15

北部海岸 Byrum Sandvik,石灰石经风化而成的喀斯特地形。这种地形在瑞典第一大岛哥特兰岛上也有。厄兰岛的虽没有哥特兰岛的规模大,但是蓝天碧海衬托之下,尤其是背景的一片白沙滩与苍翠森林,另有一番苍劲之感。

image043

瑞典第二大岛厄兰岛(Öland)北部海岸,是的,这就是最爱的沙滩,白沙滩(白沙滩,是我执意半音译半意译的名字,瑞典语名为Böda Sand)。白沙滩长 20 公里,沙子柔暖细腻的好像面粉。可以想象,夏季这里会有多少游客与临时居民。

image045

厄兰岛最北端的灯塔

image047

厄兰岛最南端的灯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