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听说过犹太人将蜂蜜涂在书上,让孩子从小知道知识是甜蜜的故事。重视书籍与阅读,在西方社会行之已久。但在国际学生评量计划(PISA)考核中,唯独芬兰学生凭借超强的阅读能力惊艳世界。好读书的可不仅仅是学生。

据称,在 15 岁到 79 岁的芬兰人中,六分之一的人每年至少购买 10 本书,而四分之三的芬兰人每年至少购买 1 本书。芬兰人可能会说,压根因为冬天太长,只好读书。这个答案可不大令人满意。

每天阅读半小时

实际上,芬兰社会的阅读能力一直以来都有相当的水准,除国民的自我观念外,芬兰政府与许多民间组织都在不断的推动社会强化阅读。学校、芬兰书籍协会、出版公会、图书馆协会、期刊协会等等都长期广泛参与,通过举办书籍展示活动或作家见面会提倡阅读,而这就像一张绵密的网,将芬兰人环绕在书籍的海洋里。

芬兰学生的固定家庭作业是——至少半小时的阅读。而阅读书目则由着孩子们的兴趣来选择,老师更多充当的是引导的角色,依照不同学生阅读的深浅,量身选择不同书册作为参考,且不以读了几本书或提交的几份读书报告作为衡量阅读质量的标准。

4

老师和家长通过引导、鼓励阅读,让孩子们将阅读作为终生兴趣,为每个孩子打开自己的那扇阅读之门,建构对阅读的喜爱与自信,培养终身受益的独立思考和探索能力。

图书馆,芬兰的人文地标

对于芬兰人终身阅读习惯的养成,芬兰的图书馆在其中可谓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芬兰是世界上图书馆密度最大的国家之一,全国拥有超过 300 家中央图书馆及超过 500 家的图书分馆,相当于平均两千多人就拥有一个图书馆。

每年图书馆都要为每位芬兰人投入近 300 欧元用于购置图书资料,甚至图书馆还为作家与翻译家提供助学金以支持他们写作。芬兰图书馆的指导原则便是:平等地为每个人提供文化信息资源。

3

如今芬兰公共图书馆网络系统已延伸到全国各地。作为政府国家数字图书馆(NDL)项目的一部分—— Finna 网站,囊括了芬兰所有图书馆的详细信息及各种活动详情,还录入了芬兰博物馆的文物艺术品、数字文档及书籍图像,可供在线浏览。

1

著有《芬兰教育全球第一的秘密》的台湾作家陈之华在芬兰旅居多年,也曾惊叹说,每次去芬兰的其他城镇造访,最后都免不了来一趟图书馆之旅。就连去到北极圈的几座小城镇,那里的图书馆都足以成为当地的人文景点。

流动的知识飨宴,Mobile Library

在芬兰,流动图书馆(mobile library)作为图书馆体系里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非常受欢迎。芬兰的第一辆流动图书馆启动于 1962 年,现今芬兰境内大约有 200 所流动图书馆和超过一万个停靠站。这些流动图书馆多以大型巴士为载体,服务于较偏远的社区及学校,还有那些出门不便的老人,到访次数大约每周一到两次。即使在人口稠密的芬兰南部,一年内流动图书馆行驶可达五万公里行程,在北方则更远。

Mobile library in Kajaani, Finland

流动图书馆提供了各种书籍、杂志、报纸及音像材料,同时这里也配备阅读椅、沙发,搭配着特色的休闲空间,就连音乐都不会少。在流动图书馆里你照样可以享受不一样的多元化空间。这个举措无疑将芬兰人奉行的公平享受文化资源的内核落到实处。

国家的图书馆政策

在良好的基础教育水平上,政府特别制定图书馆政策以推动国民深入阅读的习惯养成,本着“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让每个人都充分享受公平的文化资源。

正是这样踏实稳健的教育培养基础及政府及社会的支持,芬兰成为世界上图书馆利用率最高的国家。近年的数据显示,超过 70% 的人认为图书馆或多或少地提高了他们的生活质量。

芬兰从一个在瑞典与俄罗斯夹缝间艰难生存的小国,到如今的科技软实力位居世界前十的科技强国,它并没有被二战的经济废墟湮没,反而在短短几十年内成为教育全球第一的高福利国家,令人称奇!而从芬兰人对阅读的重视中我们也可以获得一些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