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兰岛,自成一国

奥兰岛(Åland)是一个很奇特的群岛。它名义上属于芬兰,却又是一个高度自治的地方,它有自己的国会,可以制定自己的法律,也有自己的国旗和邮票。这是一个我的世界我做主的可爱地方,独立于世外,却又和整个世界千丝万缕地相连依附。

这个由 6757 个小岛组成的群岛,其中大部分岛屿无人居住。岛上共有居民近三万人,但是其中近一半居住在群岛的首都玛丽港(Mariehamn),这也是奥兰岛的经济文化政治中心,井然有序,安宁美丽。

Åland-IMG_2099_副本

这是奥兰岛北部的一些岛屿,从这个角度看,与斯德哥尔摩群岛的自然风光很相似

奥兰岛不允许拥有军队,奥兰岛的居民也享受免服兵役的待遇。同时,奥兰岛的税收系统(除个别地税外)又包括在芬兰的税收系统之内。在奥兰岛上使用欧元作为官方统一货币。而往返奥兰岛的交通旅途中的商品采购又是免税的。很多来自瑞典本土或者芬兰本土的游客,乘坐超级游轮进出奥兰岛,其中绝大部分人的目标之一,便是在游轮上采购免税商品,尤其是酒精类和化妆品类产品。

奥兰岛的历史由来

在历史上,奥兰岛本是瑞典领土,后来被迫割让给俄国,又经过大大小小的战争与冲突,最后,在 1917 年在芬兰独立后成为芬兰的一部分,但岛上的成年居民 90% 以上有意脱离芬兰,芬兰则有意让奥兰岛自治。之后在国际联盟的仲裁下,奥兰岛成为一个自治地区,同时保证岛上居民说瑞典语的权利以及文化传统。

瑞典语成为奥兰岛的唯一官方语言,这也就是今天,在奥兰群岛大大小小的岛上旅行,可以用瑞典语畅通无障碍地与岛上居民交流的原因。很多瑞典人将奥兰岛视为瑞典的后花园,也时不时拿奥兰岛的瑞典语名字 Åland 开玩笑:据说很久以前,船队在茫茫大海中航行已久,忽然见到了一块陆地时,于是惊喜地大喊: Å,land(噢,陆地!),于是奥兰岛的名字由此而来。

玛丽港路边野花

首都玛丽港近海岸,初春时节,市区主干道的两边开满了金黄的和雪白的花儿

群岛风光

奥兰岛赖以出名的,自然是它大大小小、变化万千、风光各异的小岛。每年从四月份开始,群岛上的森林次第变绿,各种品种和颜色的野花次第盛开,空气清新,携着淡淡的海洋与森林的气息,在群岛间环绕。

自驾游览整个群岛,或是穿越高高的桥梁,或者搭乘往返便利的渡船,在温暖而明媚的五月,赏不尽蜿蜒海岸线之间的木屋错落,山岚起伏,野花竞艳,水鸟翱翔。海浪或呢喃或汹涌,天空或一碧如洗,或白云朵朵。

奥兰岛的天鹅

奥兰岛是天鹅的天堂

群岛也是野生动物的天堂,最著名的是天鹅。环岛而行,不时便遇到海湾里一群一群的白天鹅,自在地浮在水面。很多安宁的小岛独居一隅,小小的海湾里往往建有几栋漂亮而不张扬的房子,完美的与山水和波浪互相呼应并融为一体,在这个自成一统的小小国度,常常使人忘了时间,忘了方向。

奥兰岛的天鹅

一群天鹅或有五六十只之多

沿途美景

奥兰群岛上的路况比较好,公路交错纵横,道路蜿蜒曲折,顺应岛屿地形或一路盘延向上或俯冲而下,而路面平坦,维修保养到位,比斯德哥尔摩大部分地区的道路状况好很多。

这儿的路,用产自本地的一种特别的花岗岩砂石铺成,路面呈现一种很淡的又略暗的粉红色,很是温柔漂亮的感觉。很多岛之间也有轮渡,方便车辆往返于各个有人常住的岛屿之间。多数轮渡免费,偶尔个别收费。每个小码头都有详细的轮渡时间表。

奥兰岛的轮渡

奥兰群岛中,很多小岛之间都有轮渡,方便车辆往返于各个有人常住的岛屿之间

奥兰岛也是摩托车手的天堂,这一轮上遇到不少或帅气或彪悍或时尚的摩托车手,更有部分车手做朋克造型,呼朋唤友,一路以携风带雨之势呼啸而过。而自行车在岛上也很普遍,夏季去奥兰岛骑车畅行,可以将自己完全交给奥兰岛的山水与群岛。奥兰岛的路网系统发达,从首都玛丽港出发,不管是汽车、摩托车还是自行车,都可以无障碍地在环游群岛中的主要岛屿。

超级木帆船

在首都玛丽港的西码头的海事博物馆外,停泊着一艘建于 1903 年的、长 95 米、宽 13 米的超级木制四桅帆船泊蒙(Pommern),它曾经是往来与英国与澳大利亚之间运输小麦的商船。现在,泊蒙既是海事博物馆的展品,也是玛丽港的一个标志。

泊蒙

首都玛丽港的西码头外停泊的超级木制帆船 Pommern

这艘帆船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作为一艘百年多历史的木制货船,同时期的兄弟姐妹或是已消失,或被重建改装,而只有她完整地保持了最初的样子。驱动这艘雄伟壮丽的帆船需要至少二十名水手合作。

泊蒙也先后经历了多名主人,随着木制帆船的航海时代的结束,在最后一任所有人Gustaf Eriksson去世后没有人愿意接收泊蒙,因此 Gustaf 的家人将泊蒙捐给了玛丽港市。而现在能够驾驶这艘超级帆船的老水手们基本已经不在人世,那一段传奇也成为历史。

玛丽港西港口

玛丽港的西港口停泊着泊蒙,品一杯清凉浸口的Stallhagen啤酒,看夕阳照耀着帆船

首都玛丽港市的西港口,巨大的泊蒙就停泊于此,远处,往返于芬兰瑞典之间的维京号以及西丽洋号次第进港出港。港口有多家餐厅及酒吧,随便找一家,靠水而坐,点一瓶奥兰岛特有的啤酒 Stallhagen,吹着海风,看着落日,啤酒清新柔和的口感和略带甘甜麦香的回味令人愉悦。

安稳的童话世界

奥兰岛的经济以旅游业、海运业以及渔业为主,但是也有少量农业种植和养殖,比如苹果种植、奶牛养殖等。没有大规模工业生产,也没有工业污染,奥兰岛就像一个被安稳保护的童话世界。

奥兰岛的牛群

奥兰岛上的奶牛养殖场,奶牛在宽阔的草地上可自由行动

奥兰岛的羊群

奥兰岛上的羊养殖场,肥嫩嫩的羊儿,慵懒又自由

奥兰岛的水产养殖

奥兰群岛上的水产养殖场,没有等到路人或所有者,所以,不知道里面具体养了什么

奥兰岛的苹果种植

奥兰群岛中的苹果种植场,想不起苹果还可以像葡萄一样,搭着架子种植。这种苹果园数量不少,也是问了园主之后才知道这是苹果

新社区模式

在这个群岛上,也没有像斯德哥尔摩那样驻守每个超市入口或地铁口的的乞丐,街上的行人少的恰到好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地恰到好处。每个人可以安静地呆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岛上居民与你的距离,也是恰到好处的适宜,既不会过分冷漠,也不会过度热情。岛民既腼腆内向、不善言谈,也淳朴善良、乐于助人。

Åland-IMG_1977_副本

奥兰群岛上的仲夏柱,全年耸立,而且装饰与瑞典的也不同,这个装饰倒是很像我们端午节的粽子饰品

奥兰岛建设新社区的思维也与瑞典、尤其是斯德哥尔摩不同。奥兰岛新建社区,往往是先开辟一条新的道路,与原有的社区保持一定的距离,成为旧社区的卫星社区。这样可以共享很多重要的基础设施,同时又是一个全新社区,人口扩张和社区发展向更广阔的方面,而不是像斯德哥尔摩那样在原有社区之中不断地插进新住宅。

这样做的的结果就是,城区不断成长变大,中心区域却不会拥挤。 风自由地吹,你自由地行走,奥兰岛,这是一个,居者与行者均自己做主的世界。

奥兰岛的猎人小屋

奥兰群岛上的一处猎人小屋,供猎人休息取暖或补给

奥兰岛的布玛松堡垒

布玛松堡垒遗址,位于群岛东部的 Sund,俄罗斯在 19 世纪初建立的最西端的军事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