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从国内飞抵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一人在提取行李处扛了好几个大包,一位北欧男士看我体型娇小,非常有礼貌地问:“请问,您是否需要帮助,我可以帮您吗?”

我哑然失笑,也只有在北欧,帮女性提重物、帮女性付账,才会如此小心翼翼地先询问一下。他们生怕弄巧成拙,被女士误会为性别歧视,因为在北欧,女性认为男人能做的事情,女的也同样能做,你凭什么就觉得我提不动?凭什么帮我付账啊!

我们都知道北欧女性地位很高,男女相对平等。有时问我先生,你觉得东西方女性最明显的区别在哪里?他说,东方女性性别意识很强,觉得自己是女性,很多方面表现得比较脆弱。

而最近我也看了一本阐述北欧女人独立性的书,书名叫《北欧女性的独立观》。

西方女性相比东方女性而言,缺失性别意识,她们普遍有着强烈的权益意识和公共意识,也相当自信。曾经芬兰政府的 20 位部长中有 12 位是女性,有人十分感慨地说:“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妇女都没有像芬兰妇女这样广泛地参与政治和社会生活。”

经济平等是男女平等的首要基础,经济平等一方面表现在男女同工同酬贯彻完善,另一方面则是男女公平付账,无论男女拍拖、同居、还是结婚,都会公平地分担账单,也就是我们常说的 AA 制。

部分中国人可能一听到 AA 制就倍感不爽,月光下分钱还浪漫吗?现在我们就来体验下“北欧式浪漫”吧。

北欧不逼婚,也没有所谓剩女。结婚是两情相悦的事情,而不是因为年龄到了,就要找差不多凑合的人过一辈子,因为社会福利制度完善,女性即使暂时没有工作,也不用急慌慌地通过婚姻去给自己找一张生存饭票,因为社会贫富差距较小,所以在选择结婚对象时,衡量最多是对方的品性三观或兴趣爱好是否合拍,而非“有房有车”。

如果男士问女性是否为处女,恐怕是一个智商侧漏的问题,因为女性同样和男性一样享受性权利和性自由。

在中国社会,女人变老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会失去职业及婚姻价值。可在北欧,女性的价值不是由男性社会来认定的,任何年龄段的女性都不会被贬值。非处女?二婚?离异?这些都不是贬义词,相反地,更多的男性喜欢成熟坚韧、独立自信的女性。因为她们有自己的思想,不会任由他人撮圆捏扁,对待感情的态度不卑不亢,永远做“我自己”。

北欧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奶爸”,北欧爸爸对孩子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半夜起来换尿片是家常便饭,家务事从来不是女人“份内”的事情,北欧男士几乎个个都是做家务的好手。

某期 TED 演讲还说过,男士照顾孩子、做家务会降低离婚率。除了工作,把大部分时间分享给妻子和孩子,享受天伦之乐,这才是北欧男士眼中最幸福的生活。

而对婚姻不忠诚在北欧是一件极为不光彩的事情,即使事业成功的男士,也没有“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特权,这里没有对男士特别宽容的法律和道德约束,没有双重标准,男女平等在任何方面,都不会是一句空话。

爱情的双方人格是平等的、独立的,谁也不是不谁的附属品或陪衬物。

正像舒婷说的那样:“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他们以各自伟岸的形象立于各自应有的位置上,相互倾慕、公平对待,这才是最浪漫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