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独立小众音乐里,冰岛的音乐是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多人也正是因为他们的音乐而认识这个神奇的国度。这个只有三十余万人口的域外岛屿,在冷酷的自然中到底诞生了怎样的一种声音,才能够让这些人儿捱过冬夜的黯淡,捱过雪雨的严酷,捱过离群的寂寞呢?

Post_rock-1

如果说芬兰音乐是金属的,瑞典音乐是清新的,挪威音乐是空灵的,那么冰岛的音乐一定是后摇的。冰岛为数几百支的乐队里最著名的风格莫过于后摇,以至于如今提到后摇就不免会想到冰岛。虽然冰岛的自然演化在海洋的放逐下远逊于世界的更替,但是在这原始国境孕育出的音乐却能够超越世界的水平。

当这里的冰川和火山、温泉和瀑布渐渐成为了冰岛的国家标签,但是在显露于人前的表象之下,冰岛音乐永远占据着冰岛人最鲜明的个性标识。他们似乎天生就有着对音符、对自然、对人的犀利洞察和冷酷揭穿,由此而组合成的艺术性和实验性并重的音乐,有着它本身跟主流音乐分庭抗礼的自信。

Post_rock-cover

在冰岛百家争鸣的后摇队伍中,有一支乐队被尊为后摇四皇之一。Sigur Rós,中文名为西瓜肉丝、四个螺丝、洗个褥子等,这支糅合了古典、实验、自赏等元素的乐队为广大的听众带来了如冰岛那些独特、美丽而又充满生机的自然景色一般的音乐。听 Sigur Rós,就好像能够感知到冰岛,那种冷峭、素净、遥远的呓语几乎能把人牵扯到冰岛的梦中去了。

Post_rock-2

Sigur Rós 对于音乐的演绎有着无穷的创造力,无论是在声音还是器乐上。他们用几乎没有受众的自创冰岛方言演唱的歌曲却能够让全世界的后摇党们为之沉迷,他们用大提琴的琴弓拉吉他却可以使所有的后来者们争相模仿。对于他们的音乐,人们只能去尝试自我感受、自我猜测,而这正是自赏音乐最大的魅力。

在冰岛的后摇军团中,也少不了 Múm 这支主力军。它的成员与乐队名字一样像是一群稚气未脱的孩子,但同时又有着孩子所不具备的成熟。他们那纤细的呢喃哼唱空灵得能让人飞起来,又能给失重在半空的人们轻轻地来上致命一击。我们只能在 Múm 用音乐营造的梦中随波浮游,静静等待那冰冷孤寒的声音慢慢捣碎你的心脏。

Post_rock-3

Ólafur Arnalds 是一个创作才华堪与比约克媲美的独立歌手,他的歌与其说是后摇倒更像是新古典音乐。天赋造就的音乐听起来就像是画面感丰富的 OST,钢琴和弦乐的碰撞和摩擦编织出了一个迷雾中的深沉幻境,优美而清凉的声线一端牵动着听者的情绪,让人欲言又止却心痒难耐。

Post_rock-4

然而冰岛的后摇世界却远不止这区区几个名声遐迩的,Trip-Hop 领域大师 Bang Gang,自赏音乐集大成者 Ampop,迷幻摇滚杰出代表 Aria……这些风格志异、无政府状态下的伟大乐队们让冰岛音乐发出了世界上最特别的声音。“我们的音乐深深地来自这片土地,看看这些岩石、砂砾,他们是有生命的”。

 

-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