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urgarden-1

Djurgården,中文称为动物园岛,作为斯德哥尔摩最著名的旅游、休闲及文化活动的主动目的地之一,不管是本地居民还是境内外的游客,随便一提,就会数出长长一串知名的、大受游客和本地居民青睐的有趣的或者是有意义的地方,比如瑞典年访问量排名第一的斯堪森露天博物馆(Skansen)和第二名的萨瓦沉船博物馆,惊险刺激的游乐场 Gröna Lund,具有北欧风情的博物馆北欧博物馆,另有还有生物博物馆、为纪念阿巴乐队而建立的阿巴博物馆,还有让小朋友流连忘返的六月坡儿童主题乐园等等。

Djurgarden-2-动物园岛航拍图,本图片来自摄影师 Oskar H

可是,如果你乘坐电车在 Djurgårdsvägen(动物园岛路)的北欧博物馆那一站下车,下车后并不沿着这条大路一直向南而去,而是径直北欧博物馆对面的那一片草地,来到水边,眼前是 Djurgårdsbrunnsviken、一个连通波罗的海的海湾,于是,便来到了整个动物园岛上最风景最优美、有久远故事的建筑最多的一条漫步之路。海湾约长 2000 米,1912 年的夏季奥运会就曾将这条海湾作为游泳和划船比赛场地,沿着水岸的整条步行道长约 4800 米。这条步行道,部分没有确切的名字,部分命名为 de Besches väg,部分与 Rosendalsvägen 重合,共用同一个名字。这是斯德哥尔摩市内最著名的步道之一,每天,不管晴天丽日还是风霜雨雪,总是能看到很多悠闲散步或者是慢跑锻炼的人。而在这样一个天气微凉、秋风微冷、秋叶正缤纷绚丽的深秋时节,慢慢在这条步道上前行,呼吸着从林间和水面略过的、带着独特清爽感觉的空气,看一岛秋色如何洇染了半个城市,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部分数字史料来自维基百科)

Djurgarden-3-经过动物园岛的 Djurgårdsbrunnsviken,对岸是 Nobelvägen。

这一次的路线,并没有刻意安排,如同平时一样,只选自己最喜欢的、让自己感觉最轻松舒适的方向,混迹在来来往往但又安静从容的行人中,照例是走一程停一程,一路只欣赏最美丽的秋景,给自己最精彩的视觉享受。

Djurgarden-4-动物园岛的 Djurgårdsvägen,延伸向南的方向,一地金灿灿的落叶静默着。

Djurgarden-5-动物园岛的 Djurgårdsvägen,延伸向 Djurgårdsbro(动物园岛桥)的方向,深色的长椅上落满了秋日的阳光与叶子,虽寂寥但温暖。

动物园岛真是一个让人念念不已的地方,在斯德哥尔摩,能让我这样心怀向往的地方,除了老城,就是这里了。一面,是充满文化气息与娱乐氛围的人文建筑与设施,让人了解瑞典的历史与现在,了解瑞典文化的各个方面,比如建筑、比如艺术,比如音乐,比如军事与民俗,比如饮食与 fika 文化;另一方面,它的保存完好的自然状态也像磁石异样,牢牢吸引斯德哥尔摩的常住居民在这里漫步锻炼或者休闲。Djurgårdsbrunnsviken 海湾里,常年有天鹅和野鸭在这里安家,不受打扰的享受自己的恬然生活。而季节性迁徙的加拿大雁在春夏季更是目中无人,大肆掠夺水岸的地盘。

Djurgarden-6-经过动物园岛的 Djurgårdsbrunnsviken,每次都能看到自在觅食的天鹅。

Djurgarden-7-经过动物园岛的 Djurgårdsbrunnsviken,野鸭夫妇在岸边窃窃私语。

走在路上,谁的脚步也打扰不了你的遐想。很多时候也许并不需要遐想什么,只是沿着曲折蜿蜒的水岸,不紧不慢的走着,让两边的景致主宰你的思维。每一个季节的动物园岛有每一种特别的美,春天的浅淡鲜嫩,夏季的浓郁热情,冬季的晶莹冰雪,而现在,是深秋的成熟多彩。

Djurgarden-8-经过动物园岛的 Djurgårdsbrunnsviken 里,驶着这个水陆两栖的 Ocean Bus,很帅很酷,蓝色的车身上巨大的鲨鱼很是霸道,在橙与黄的背景下,蓝色的水上巴士很是醒目。必须要坐一次,感觉一定超好玩。

Djurgarden-9-动物园岛对岸的 Nobelvägen(诺贝尔路)上的两栋红色屋顶的房子。对岸的这条路上有很多各国驻瑞典大使馆,但这两栋好像是私人住宅。

Djurgarden-10-继续向前,沿着这条古树参天、水声涟涟的步道,一排一排的马栗树,用深秋的寒意,将叶子描绘得深浅有层次。马栗的果实光滑圆润,在手里把玩起来很是舒服,但是马栗有微毒,不可食用。

Djurgarden-11-继续向前,突然与一株硕大无比的、满是金黄叶子的大树相遇,不由得被震惊了。经过大树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或者端详,或者自拍,或者合拍,总之,这棵漂亮的大树给了大家满是乐观色彩的心情。

这条步道的两侧,错落矗立着不少有着一两百年历史的建筑。这些古老的建筑背后,都有一段辉煌的历史与属于自己的故事,很多的细节也许早已遗失在瑞典社会的发展进步之中,但是也总有一些人,一些事,或者在史书上,或者在杂记里,或者在口口相传的传说里,继续着自己的痕迹,演绎着自己的历史。

Djurgarden-12-动物园岛的 Villa Godthem 餐厅,位于 Rosendalsvägen 9 号。Rosendalsvägen 是一个非常浪漫的名字,rosen 意为玫瑰,dal 意为谷或者山谷,vägen 意为路。玫瑰谷之路,想想就有一种暧昧的温情。

VillaGodthem 餐厅的建筑本身就被称为 Villa Godthem,1874 年作为瑞典比较大的一种夏屋被建立起来,而从 1897 年起这栋漂亮的别墅就被用作餐厅来经营。别墅的第一任主人是 Carl Johan Uddman,是当时非常流行的一名歌剧演员,别墅名字 Godthem 的来源也很有意思,这位有着喜剧细胞的歌剧演员,每次表演回家之后,都会赞叹一句:“Jag har gått hem!”(我终于回家了)hem 的中文意思为家,godt 的发音与 gått 相似,意为回家。现在的主人是瑞典著名厨师 Melker Sigurd Andersson,他在斯德哥尔摩有十几家餐厅。

Djurgarden-13-动物园岛的 Villa Fjeldstuen,位于 Rosendalsvägen 12 号。

Villa Fjeldstuen 是一座建于 1835 年的别墅,是为当时的挪威政府总理 Frederik Due 而建立的度假夏屋。19 世纪末,这座房子被漆成黄色,但在 1950 年前后终于刷回它最初的颜色—绿色。房子先后历经多位主人,目前,这栋房子被分成五户公寓,每户面积约在 70 至 160 平米之间。2013 年,其中一户约 130 平米的公寓,售价一千万克朗。(目前斯德哥尔摩地区的房价偏高而且价格节节攀升,市值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Djurgarden-14-动物园岛的 Helin & Voltaire 咖啡厅兼餐厅与宴会厅,位于 Rosendalsvägen 14 号。

上图这栋风格迥异的建筑名为 Skånska gruva(斯科讷矿业),是由建筑师古斯塔夫·威克曼(Gustaf Wickman)与 1897 年为斯德哥尔摩展览而设计和建造的展览,当时参展商带来的展品是斯科讷的砖、糖、石灰、水泥等。1977 年这栋建筑在大火中烧毁,只有墙壁残留。1999 年斯堪森获得机会重新建立了这座美丽的房子,现在是一家咖啡厅和餐厅。风和日丽的时候坐在室外的用餐区,边欣赏美景,边享受美食,斯德哥尔摩人真的不会亏待自己的人生。

Djurgarden-15-动物园岛的 Helin & Voltaire 咖啡厅,砖建筑的墙面与柱子色彩鲜丽,别具一格。

Djurgarden-16-动物园岛的 Sirishov,位于 Rosendalsvägen 25/27 号。

这栋名为 Sirishov 的别墅,最早的部分建于 1760 年左右。18 世纪末,这里为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的近侍 Sten Abrahm Piper 所拥有,他以他最喜爱的狗为这座别墅命名为 Sirishov。后来历经几代人,到 1866 年,当时瑞典最富有的人之一、瑞典著名的银行家 Wallenberg(瓦伦堡)买下了这座别墅,1868 年他的第一个女儿在此诞生,他便用别墅的名字给女儿命名,于是他的女儿便得名 Siri Eleonora Wallenberg。从这栋别墅旁的交叉路口向南而行,这条路的名字也叫做 Sirishovsvägen。好像有点绕,房子从狗那得到里名字,而女孩从房子那得到了名字,情况就这么个情况。目前房子的主人是富有的女性,她的伴侣是一位律师。这样一栋橙色的房子,因为有背后大片树林的衬托,以及屋前的碧水潺潺,很有一种繁华中我自隐世的味道。

Djurgarden-17-动物园岛的上的 Rosendals Wärdshus。

Rosendals Wärdshus 也是一家兼咖啡与餐厅的多功能建筑,并承办婚礼及聚会等。这是一座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建筑,在秋日的金黄落叶与嫣红枫树的映衬下,湖绿色的屋顶与浅黄的墙面清新雅致。

在动物园岛上的自然生态中,最重要也特别著名的,算是岛上的橡树。据 1808 年的统计,岛上共有 8000 多棵橡树。20 世纪 20 年代,植物学家 Rutger Sernander 为岛上周长五米的橡树编号,最初有 83 棵,但 20 世纪 70 年代后剩有 70 棵,上世纪 30 年代,岛上曾经大规模种植了三万棵左右的橡树,今天,动物园岛上的原生橡树场仍然为北欧最大的。橡树在瑞典的建筑史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它的质地坚硬,不易成型,但一旦打造成型,就不易变形也不易腐烂。橡木是打造家具、地板、门等的重要材料,而对于中世纪的瑞典国王军队来说,橡树是建造军队战舰最重要的原材料。当时的国王下令保护所有橡木,只有国王才可采伐,其他普通的居民无权采伐使用,以保证国王有足够的材料来建造军舰,这也是动物园岛上有这么多年龄达三四百年的橡树保存下来的重要原因之一。岛上乃至斯德哥尔摩最古老的橡树名字为 Prins Eugens ek,它有 21 米高,树龄在 300-400 年之间。本来是要找到这棵橡树以示到此一游,但天色渐晚,走到半路便放弃了。不过,岛上大片苍劲的橡树一样的英俊威武,一定要在 Sirishovsvägen 路边和 Prins Eugens Waldemarsudde 公园里以及这两者之间大片的区域里漫步一次,摸一摸那些古老而英姿勃勃的大橡树。

Djurgarden-18-动物园岛的上的高大粗壮的橡树

Djurgarden-19-动物园岛的上路边参天的橡树,让人不禁想起“老橡树上的黄丝带”

步道途中,时而寂静如沉睡的梦境,时而美艳如浓妆的少女,时而落叶纷纷扬扬,时而鸟声悠扬婉转。镜头能收进来的只有色彩,而美妙的声音和微妙的感觉却只能自己细细体会。在这条有动有静的步道上,不急不缓的消磨一个下午,去脚步去慢慢丈量每一条路,用目光为每一棵树送去敬畏,用心去体会每一点关于面前的色彩与背后的故事的记忆,如此悠闲如此自在,夫复何求!

Djurgarden-20-动物园岛的上秋色,寂静而不萧瑟。

Djurgarden-21-动物园岛,路边常常就是被各种模样和颜色的落叶覆盖。这种明亮的金黄色让人感觉满足和温暖。

Djurgarden-22-动物园岛上,结满了一种红艳艳的浆果的树,在这时有着温暖的橙黄色的叶子。

Djurgarden-23-动物园岛上,一棵仿佛随时就要燃烧起来的枫树。

Djurgarden-24-动物园岛上的雕塑,Carl Michael Bellman,斯德哥尔摩,1740-1795,瑞典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和音乐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