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瑞典居住十年,交了不少当地朋友,也有那么几个死党。两年前,被其中一个死党拽入了一个小团体- Matlaget。这个词没办法直译,但这个事可以解释一下:我那个死党看她的好几个妇女朋友,由于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在这荒山野岭的难交到朋友,于是把大家撺掇起来,轮流在其中一家一起做做饭,谈谈天说说地,喝喝酒,顺便交交朋友。 这个团体连我在内一共 8 人,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是很看好这个活动,兴致不高。但参加过两次以后,就慢慢品出了其中的乐趣。

对于跨文化研究很感兴趣的我来说,这真是一次窥视瑞典文化的绝佳之旅。其间观察到的种种现象,作为中国人来说,一开始真的是无法想象。

主人家

主人家

我们平均每两个月活动一次,这次活动结束的时候,就约定下一次活动的时间和主办人,以及多少人能参加。作为主办人,需要提前准备有特色主题的食谱,按西餐的规范,一般有前菜、主菜和甜点。购买所有食材后,需要挑选搭配菜品的红酒和其他饮品。主人还需要提前准备餐前小点和欢迎香槟,让大家先垫垫肚子。人到齐后,通过抽签决定分组,每个小组负责一道菜品。

吃餐前小点,看食谱

吃餐前小点,看食谱

首先,每次的菜谱主题都非常的新颖,食谱印刷非常精致,一看就知道主人非常认真地做了准备。介绍红酒的时候,详细到哪个国家哪个酒庄哪个葡萄品种推荐搭配哪种菜品,这些都是特意打电话向酒局的专业人士咨询后得到的信息。我真的是非常佩服她们的认真。轮到我的时候,自然就不能随便敷衍了事。

“鸡飞狗跳”的厨房

“鸡飞狗跳”的厨房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会下厨的,瑞典人的一个特点就是,重在参与。不管会与不会,都不甘落后,厨房里霎时间一派热火朝天,尖叫声,嬉笑声,热闹非凡。好在没有人会嘲笑你,也不会有人给你施加压力,你努力就好。本来我是很没耐心的一人,和瑞典朋友相处久了,渐渐的,我也学会了欣赏这种努力。

辛苦做饭中

辛苦做饭中

还有一点非常有趣的是,我们八人都已婚,但每次聚会都会甩开另一半,只有我们自己。老公们担任司机,把打扮好的太太们送到朋友家聚会。这种夫妻间的互相尊重,给彼此留有空间的做法,我真的是举双手赞成。 最让人吃惊的是,主人把自己的家人也统统请了出去,整个房子空出来,让我们聚会。有时候,我们也在主人家过夜,一起蒸蒸桑拿徒徒步。老公还好办,很容易就打发了,但那些家里几个小孩的,真不知到底是怎么实现的啊。

在主人家附近徒步

在主人家附近徒步

到了今年,我们这个活动终于已经成功办了两轮。春天雪还没化的时候,死党提议,为了感谢辛勤给我们做司机的老公们,带他们玩一次吧。于是,一个 16 人的大型做饭聚会在她家拉开帷幕。她和老公不知道提前多久开始计划,居然让所有的人都参与了进来,没有人被冷落。瑞典朋友这种照顾每一个参与者的做法,非常值得我学习。

背后的男人们,终于受邀参加活动,都很开心

背后的男人们,终于受邀参加活动,都很开心

最后的最后,听听老公们怎么说的,就知道我们这个活动非常成功。他们说:下次女人们聚会不带他们的时候,他们几个也约起来出去 h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