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自由冒险

记得有一次,我去伴侣岛看仲夏节的篝火庆祝仪式。在跟朋友去广场的路上,我看到一个大约四五岁小男孩在一个小陡坡上上蹿下跳。陡坡是小山丘的一侧,加之那天早上刚下过雨,泥土被小孩踩得不停脱落。

伴侣岛上的木偶剧表演

伴侣岛上的木偶剧表演(图片来源:林锦权)

我看着都觉得担心,这小孩怎么都没有大人管?难道是走丢了?我的视线往周围一扫:离小孩大概五六米以外平地上,一对男女正在讲话,女的时不时用眼睛瞄小孩。过一会,女人用芬兰语朝着小孩喊话说要走了,小孩没搭理继续玩。又过了一会,小孩估计觉得无趣了,从陡坡跳下来。我看着他落地那会几乎要摔跟头了,但他动作很快,立马用手撑了一下,然后站起来拍了拍泥,屁颠屁颠地跟上俩大人走了。

回去之后我把看到的告诉芬兰室友,他听完问我:小孩多大呢?我告诉他大约四五岁吧。他就回了一句:我两岁的时候,爸妈就让我一个人到处乱跑了。

丛林木屋

丛林木屋(图片来源:林锦权)

之前我在网上看过不少文章说北欧的父母非常乐意让小孩去“冒险”,这次总算让我见着了。不过,“险”其实是相对的,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对危险的界定。比如,陡坡上摔着,人多挤着,天气冷了冻着,天气热了捂着......这些情况在一些人眼中可能就是危险的,或者对自己的娃是危险的。

或许有人会说,因为爱啊!这些不就是父母爱孩子的表现么?是啊,我绝对同意,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父母都是爱孩子的,但这些爱的不同表现,关系着小孩今后的性格是否独立,父母如果能够适时放手对小孩的成长或许更有意义。

顺应天性+适时的引导

前段时间我去 Porvoo 小镇玩, Porvoo 是芬兰的一个南部沿海小镇,距离赫尔辛基市不到 1 小时巴士车程。可惜那天天气不是很好,下了好几个小时的雨。

Porvoo小镇老城一景

Porvoo小镇老城一景(图片来源:林锦权)

小镇不大但可爱至极,我花了三个小时逛完了大部分景点。看剩下的时间还很充裕,我便慢悠悠地在街上溜达起来。走累了,就坐在长凳子上看小孩踩水。

雨后石子路上有一片积水,水不深。小孩的鞋子不知道是不是防水的,反正她玩的很开心。玩水是小孩子的天性么?记得小时候我最喜欢雨后放学的路上,不仅空气清爽,还可以玩雨伞和路边的积水。不过我可不敢在我老妈面前玩,因为一路上总会被告诫玩水容易着凉。可是,说真的,真的很好玩啊,就连这会我都想下去踩。

下雨天玩水

下雨天玩水(图片来源:林锦权)

我在长凳子上坐了挺久,当妈的就一直站在一旁任那个小孩在积水上走来走去,好几次小孩还蹲下去玩水,她就只是看着。偶尔一边有车经过,车会在很远的地方就慢下来,并且避开小孩很远的距离,车子若大了些,她母亲会把小孩拉开,然后如果小孩还想继续踩水,她又让孩子回去。

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任由小孩的天性玩耍,看来是芬兰人带娃的一个方式。

社会氛围对孩童的关爱

但是,带娃这件事是多么大的挑战!孩子成长路上,一把屎一把尿的艰辛何尝不是对父母的考验?芬兰人养娃娃靠的不仅仅是父母,那还能靠什么呢?一开始我很纳闷,直到我拍到下面这张图。

小店门口的婴儿车

小店门口的婴儿车(皮卡丘为后期添加)(图片来源:林锦权)

这是 Porvoo 小镇一家咖啡店的门口,婴儿车里小孩正在熟睡 。不知小孩的父母是觉得婴儿车推不进咖啡店呢,还是想让孩子再多睡一会,不管怎样,这么做应该是对这一带的治安有信心吧。

芬兰人喜欢推着婴儿车带着娃四处跑,他们觉得应该让小孩多多接触户外大自然。这个国家的交通基础设施的设计也非常鼓励父母带小孩出行,比如巴士车门一侧可调节升降(控制车门与地面距离),又比如推婴儿车的父母不用交通费 。于是,从地铁公交火车,到街边商场公园,尤其是夏日,婴儿车随处可见。

不过我更想说的是照片拍下之后发生的事情:画面定格那一刻刚好有一队人说说笑笑地路过,当左边的女士发现有孩子在睡觉,她马上停止讲话,转身对其他人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嘘——

随后其他人也留意到了,他们也全都不再说话,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远了。 我被这个场景暖到了。担心吵醒一个在公共场所熟睡的小孩,所有大人竟然全都配合保持安静。我不知道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形是否也会有和我一样的反应,我只是单纯地为这个细节感动。而这个细节发生在芬兰,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而毫不做作。

这里风景更好

“奶爸与小孩”,芬兰爸爸们也是温柔的化身(图片来源:林锦权)

一个叫“拯救孩子” (Save the Children) 的国际性 NGO 组织在 2014 年做了一份世界母亲指数的报告,报告显示芬兰的综合指数排名世界第一,而且芬兰是从母亲生产至小孩 5 岁这段时期,婴孩死亡率最低的国家

或许你也听说过,无论生育或领养,芬兰母亲都能得到政府赠送的“妈咪宝盒”。纸盒里面装着初生婴儿可以用的衣服,日用品,甚至玩具,应有尽有,这些都代表了政府对每一对母子的关怀。

在整个社会氛围充满对儿童成长关怀的情况下,芬兰父母顺其天性的引导和正确的教育,或许正是我认识的很多芬兰人具有独立自主性格的原因。